2020最难高考:高考咨询收费3万AI志愿助手上线家长全职报考

2022年8月23日 by 没有评论

今年高考报名人数达到了1071万人,超出去年40万人;疫情、洪灾接踵而至,高考延期一个月,原本热火朝天的高三学业,被迫中断,改为在家网课自学;多省施行高考新政元年,及时跟踪考试政策变动成为刚需。

在最艰难的一年高考里,一位从未参加高考的沈阳母亲,全职在家一年,研究报考学校规则;高考规划师们粉墨登场,一场报考指导甚至可以收费数万元;百度等互联网企业则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,帮助前浪和后浪们一起抉择“人生答案”。

百度高考产品经理马程程(化名)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每年高考期间,超过95%的高三学生及家长都会使用百度查找相关信息及服务。因此,作为产品经理,尽管已经连续第三年参与百度高考项目,但面对这些庞大的需求,他必须小心谨慎。

今年,直接参与高考项目的百度员工有200多人,百度APP、、、好看视频、百度百家号、百度直播等等,能发挥作用的部门,几乎都参与其中。

如今,仍有许多学生和家长,被高考问题困扰——部分家长没有参加过高考,即便参加过高考也是20年以前,当年的高考经验,其实不适用于今天,这也是大多数考生的第一次高考。

沈阳考生家长张木木(化名)就是其一。没有参加高考,没有走进大学,被她视为终生遗憾。

去年女儿高三时,她辞职一年陪读,“为女儿丢了干了6年的工作,我一点不后悔,我没钱支持女儿出国读书,我也没学问能够指导孩子学业,没权势为女儿的将来遮阴避雨。用自己的一年,换取女儿的一生,我还能不舍得吗?”

今年高考,她的女儿没发挥好,考了582分,平常摸底在620分左右,今年辽宁文科类本科线分,这个成绩有点尴尬,高不成低不就的,女儿在家哭了一周多。

分数不行,报考更得上心。16个平行志愿,一个都不能瞎报,6个是掂掂脚跟冲的,6个是稳的,还有4个是保上的。

她成为报考专家,主要通过在线学习,比如到各种大学论坛潜水,比如搜索各个专业和学校的理念就业率,比如参考往年分数,以及在百度上学习报考名师直播课。

张雪峰的有个观点她很赞同,理工类只有专业排名靠前的学校,才能研究前沿技术,专业优先;而文科专业排名靠前与靠后,学习内容差别不大,学校和城市更为重要。

作为信息和知识的重要入口,大多考生和家长会在高考期间至少“百度”一次,“这个比例挺高的,他们来这里寻找答案,所以百度有责任做好这个事儿。”

为此,今年上半年,百度发动各业务线力量,联系全国百名顶级高中名师、百所名校及百位高校知名教授,提供从考前各科目备考辅导到高校招生计划、考后志愿填报咨询的千余场直播,俞敏洪、王金战、张雪峰、王后雄、李银河、周国平等众多大咖齐聚于此,应该是业内规模最大最为权威最为专业的高考直播。

因为受到疫情影响,很多线下招生活动被迫取消,百度又联动了百家高校进行招生联播;今年是强基计划实施第一年,基本上所有考生、家长都对新政一知半解,为此,百度联合了中国教育在线年强基计划试点招生高校网络直播咨询会”,邀请20多所强基计划试点高校相关负责人,在线解读招生政策、答疑解惑。

为考生和家长保驾护航的同时,百度也毫不手软的打击野鸡大学。几乎每年都有懵懂天真的大学生,被野鸡大学欺骗,读书三四年连毕业证都没有。

搜索工具本来是中立的,有用户搜索野鸡大学,百度如果直接屏蔽,不能满足用户信息需求,也无法真的助力用户避开野鸡大学的圈套,做足提醒才是更优选项。

为此,百度引入教育部,人民日报等机构的权威信息,提醒警示用户,比如搜索中国邮电大学,百度会有如下提示:“中国邮电大学是一所位于北京的虚假大学。2018年6月26日,人民日报公布392所‘野鸡大学’,中国邮电大学上榜。”

高考虽然不是人生的全部,“但却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步,作为信息和知识的入口,百度不能缺席”,马程程说。

报考就是在全国几百个城市、几千所学校、几千个专业之间排列组合,对于没经验的家长和考生,这是一道没有正确答案的难题。

马程程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为了给家长和考生更准确的参,百度整合了全国2600余所高校、1400多个本专科专业、近8年共700多万条招生数据,推出了AI志愿助手。考生输入今年的高考分数,AI志愿助手就会给出今年在省内排名参考,然后对应去年同位次考生的分数及录取情况,为考生择校、选择专业提供参考。

输入女儿的成绩,他就得到一个学校名单,可冲击的92所,较稳妥的83所,可保底的258所,“自己翻看招考指南,不可能会匹配到这么多学校,这个数据可以做个参考,我们也从里面挑了一些学校。”

马程程透露,上线这款产品时,项目组也有压力,“怕这个产品提供的报考建议出现偏差,回头会不会对用户产生误导”?

但后来,项目组达成了共识,“我们不做,别家也会做,而且很多公司是为了赚钱,我们不赚钱,能尽量保证专业和权威。”

市面上同类的产品,收费都极为高昂。有个新加入项目组的百度同事,曾在群里发了个截图,显示别家的高考报考软件一次收费数百元,但是群里无人回复他。

马程程猜测,同事可能有些疑问,百度的高考产品能不能也做一些商业化尝试,“我们其实已经达成了共识,这就是个公益,还要持续投入。公司对我们这个项目没有任何盈利要求,考核得是我们的产品能不能做到权威、全面、科学、专业、懂用户。”

刘行兵(化名)是其中之一,他过去曾是中学老师,也当过班主任。三年前转行,成为高考报考规划师。他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高考咨询,一次收费最低的几千,也有好几万的,“一下午挣得钱,可能顶过去当老师好几个月。”

但其实,这个行业鱼龙混杂,专业性可疑。很多机构,承诺“保过”、“托底”、“冲进理想学校”、“帮忙占位”,大多都是营销手段。

有些机构声称“保底”,收费3万,考不上不收费。但这背后有个小套路,为了拿到这几万块预付费,规划师给出的建议都过于保守,“稳上的学校让你冲一把,能上985建议报考211。毕竟,万一考不上,不但几万块拿不到,家长还会跑来算后账”,刘行兵透露。

刘行兵曾发现,有所某著名师范大学建了个学业规划研究中心,但中心主任是工商管理学教授,不是教育学教授,“所以这种培训就是个生意”。

其他很多高考应用或者小程序,必须付费成为会员才能使用,根据交费多少,还有探花通、榜眼通和状元通等多个级别,价位不等,还有一对一的线上线下专家指导,更是要耗费上万元。

“我也不是不舍得花钱,但他们是做生意的,一锤子买卖,能上心吗?为了拿到钱,他们让孩子高分低就,报差学校,孩子的前途就这么被随随便便交代了,这是不是很不负责任? ”陈大海义愤填膺。

其次,他认为,百度的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是专业的,百度的AI志愿助手是和专业教育机构合作推出的,比较权威,可信度比较高。

今年天津高考能报考50个平行志愿,在百度AI助手的助力下,他让女儿填满了报考表格,“一个机会都没浪费”。

虽然这项业务不赚钱,但参与其中的马程程,却觉得这比很多赚钱的业务更有价值,更有成就感。

当年班主任的报考建议是,一个班级同分数段的同学不要内部竞争。比如都是620分左右,你报考人大,他报考复旦。

当年,他原本打算报考北京某大学,但一个女同学比她高出3分,也想报考这所大学,老师就建议他改报上海某学校,后者上一年录取分数比前者低了6分,这是很多80后印象中的盲报考模式。

很不幸,马程程就成为了盲报的牺牲品。这一年,上海这所大学反而比北京那所高校录取最低线分落榜,无奈之下只好复读一年。

“要是当年有现在这么全面的信息,有AI志愿助手这样按名次指导报考的工具,或许当年的我报考北京那所大学,反而能录取”。

这样的经历一直留在记忆里,尽管高考过去十二年,但他每年都会梦回考场,那种迷茫和遗憾仍然历历在目,他不希望考生们再走他亲历的弯路,“让高考的每一分都用得漂亮”,这是马程程的心声,也是百度高考产品的追求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