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考作文诗意“复辟”让人一声叹息

2022年10月19日 by 没有评论

可以看出,在诗意与现实之间摇摆前行的高考作文,今年再次拜倒在诗意的白衣下。尽管仍有一些关注时代发展,贴近社会变迁的高考作文让人眼前一亮。比如,店主为彩民垫资代卖彩票,中533万元大奖后交给买主的故事,继登上兔年春晚后,再次成为全国II卷作文题;新课标卷的《中国崛起的特点》和陕西卷《中国的发展》,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焦中国的快速发展;最大胆的当属北京卷《对世乒赛中国队包揽全部金牌的看法》,直指国球霸主地位“高处不胜寒”的热点话题。

但是,更多地方的题目仍挥之不去诗意虚化的色彩,让少数“现实派”形单影只。尽管早些年“行走在消逝中”、“诗意的生活”等题目,被舆论痛批附庸风雅、扭捏作态,但今年安徽卷仍执着于“时间在流逝”,一头扎进故纸堆里;无论是广东卷的《回到原点》,还是江苏卷的《拒绝平庸》,都停留在形而上的空发议论层面,离社会现实太远;而浙江卷的《我的时间》、湖北卷《旧书》等,干脆让人不知所云。

要诗意,还是要现实,高考作文一直面对“哈姆雷特式”的选择。此前,高考作文大多以诗意居多,2008年前后,掀起一股现实的浪潮。当年,全国有六个省市高考作文涉及汶川地震,超出了以往常规的命题思路,首次直击大话题,惊艳一时。可惜,在昙花一现之后,高考作文逐渐回到诗意的老路。今年,诗意风全面“复辟”,全国20个高考作文版本,真正称得上“现实派”的只有寥寥四五个,让人一声叹息。

对于以现实题材命题,有观点提出质疑,理由有二:取材社会热点话题,容易加剧考前押题之风;作文内容容易千篇一律,不利于拉开差距。这一担心颇有些“杞人忧天”。首先,作为全国第一大考,押题是高考永远无法逃脱的宿命,命题人必须面对与千万学生、老师和家长的智慧博弈。与社会话题的多样性相比,论人生、论时间、论辩证统一等形而上的命题领域更窄,更容易被命中;其次,高考作文的重要使命是选拔人才,虚无缥缈的题目,发挥空间过于分散,很容易出现“你写ABC,我写一二三”的迥异局面,阅卷时难以用统一尺子衡量。而社会性命题,大多是公众熟悉的内容,容易写,但难写好,更能测出考生的真实水平。

美国著名教育家华特有句名言:“语文学习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”。作为人文社会科学的一门重要学科,语文不是仅仅教会人们看书识字,更是一个相互交流思想的工具。从生活中来,到生活中去,才是一篇好作文的生命力所在。无论是“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”的体育解说,还是药家鑫杀人、高晓松酒驾的热点新闻,都可以让人们在填词造句的过程中,积淀自己的思想,感受文字的力量。

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关心;风声、雨声、读书声,声声入耳。当下,高考仍是教育的指挥棒,这就要求我们的高考作文承担起更多的时代担当。在素质教育步履蹒跚的情况下,贴近现实的高考作文题有望起到振臂一呼的作用,让孩子走出教室,走进大自然,走进万千社会,聆听时代的脉搏,读懂中国的发展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